霸王别姬

虞姬

小尼姑年方二八,正青春被师傅剃去了头发,我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。

  从男儿郎到女娇娥的转变,便是小豆子一生对于入戏至深的态度,不疯魔不成活,可惜霸王却不是真正的霸王。
  十一年后再相遇,尾声唱到了高潮,蝶衣永远的活在戏里,正如他的梦想,是幻灭也好,实现也罢,印证师傅的那句从一而终,自个儿成全自个儿。
贵妇醉酒
  影片中的各种角儿,无不例外,都逃不过命运的摆布,时代的落幕便将所有的遗迹全带了去,一尘不染。
  兵荒马乱政局动荡年代,若不是为一口营生,谁愿意去做那下九流的生意。妓女与戏子的相遇,却如尖刀横梗在霸王与虞姬之间,纠缠的爱恨情仇,却换来的是所有的幻灭。 谁说,婊子无情,戏子无意? 菊仙需要的是能够在危难关头拍砖解救的荡气回肠,而不是为求自保划清界限的懦弱,最后所有的坚强都留在三寸白绫上。蝶衣对于师哥依赖。错就错在将宝剑戏言当成诺言,换来的是疯魔的不屑。错就错在是入戏太深,最终换来的所有人的背叛。
  时光再回到十一年后,幡然醒悟错了一辈子,他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。但往事已去,就随着这场戏一起落幕罢。

汉兵已略地,四方楚歌声;大王意气尽,贱妾何聊生。

客官,小的这记口碎大石值几个钱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