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《围城》

city

城中的人想出去,城外的人想冲进来.

围城写的是男人和女人的故事。

在这个世间总共有三类事:男人之间的事,女人之间的事,男人女人之间的事。我不知道女人之间的事儿是怎么样,男人之间的事儿却绝大多数事都和女人有关,所以男女之间事儿自然是有趣的。钱钟书先生在序中写道:”这本书整整写了两年。两年里忧世伤生,屡想中止。由于杨绛女士不断的督促,替我挡了许多事,省出时间来,得以锱铢积累地写完。照例这本书该献给她。”我想这段话写得足够明白,用妙语连珠调侃生活的空白,这对神仙眷侣真是羡煞路人。

故事安排的足够精妙,大段大段的隐喻又是恰到好处。世间的事儿都足够的荒唐,而活在围城里的我们却只能束手就擒。

用正常的男人眼光看待这本书的心理:平日的你总用痴字调侃我,这回我倒是要瞧瞧你的原型。
下面的世间把把精妙的言论囤起来:

她只穿绯霞色抹胸,海蓝色巾肉短裤,漏空白皮鞋里露出涂红的指甲。在热带热天,也话这是最合理的妆束,船上有一两个外国女人就这样打扮。可是苏小姐沉得鲍小姐赤身露体,伤害及中国国体。那些男学生看得心头起火。口角流水,背着鲍小姐说笑个不了。有人叫她“熟食铺子”(charcuterie),因为只有熟食店会把那许多颜色暖热的肉公开陈列;又有人叫她“真理”,因为据说“真理”是赤裸裸的”。鲍小姐并未一丝不挂,所以他们修正为“局部的真理”。

可想而知现代的真理如此廉价,但总不能厚颜无耻的一窥究竟。

借了要还的,一借一还,一本书可以做两次接触的借口,而且不着痕迹。这是男女恋爱必然的初步,一借书,问题可大了。

现在才知道原来这种段子是从这里流传出来的,为啥我这里这么多书都没人来借呢?

学国文的人出洋深造,听起来有些滑稽。事实上,惟有学中国文学的人非到外国留学不可。因为一切其他科目像数学、物理、哲学、心理、经济、法律等等都是从外国灌输进来的,早已洋气扑鼻;只有国文是国货土产,还需要外国招牌,方可维持地位,正好象中国官吏、商人在本国剥削来的钱要换外汇,才能保持国币的原来价值。

有句话是老婆总归还是自己的好,人家的只能看不能碰😝

文人最喜欢有人死,可以有题目做哀悼的文章。棺材店和殡仪馆只做新死人的生意,文人会向一年、几年、几十年、甚至几百年的陈死人身上生发。”周年逝世纪念”和”三百年祭”,一样的好题目。死掉太太—-或者死掉丈夫,因为有女作家–这题目尤其好;旁人尽管有文才,太太或丈夫只是你的,这是注册专利的题目。

怪不得我一写起文章就觉得发闷,写完后总觉得的有抄袭之嫌,原来是文章题目非我独有,所以故如此。

辛楣道:“像咱们这种旅行,最试验得出一个人的品性。旅行是最劳顿,最麻烦,叫人本相毕现的时候。经过长期苦旅行而彼此不讨厌的人,才可以结交作朋友——且慢,你听我说——结婚以后的蜜月旅行是次序颠倒的,庆该先同旅行一个月,一个月舟车仆仆以后,双方还没有彼此看破,彼此厌恶,还没有吵嘴翻脸,还要维持原来的婚约,这种夫妇保证不会离婚。”

听完如雷贯耳,想着顺序颠倒后的后果自负,所以才有那句说走就走的旅游和世界那么大我想要出去走走,这些冠冕堂皇理由。

鸿渐放手,气鼓鼓坐在那张椅子里道:“现在还不是一样的吵嘴!你要我留在旅馆里陪你,为什么那时候不老实说,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,知道你存什么心思!” 柔嘉回过脸来,幽远地说:“你真是爱我,不用我说,就会知道。唉!这是勉强不来的。要等我说了,你才体贴到,那就算了!…”

所以说我总是不够爱你 = =?

天下只有两种人。譬如一串葡萄到手,一种人挑最好的先吃,另一种人把最好的留在最后吃。照例第一种人应该乐观,因为他每吃一颗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好的;第二种人应该悲观,因为他每吃一颗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坏的。不过事实上适得其反,缘故是第二种人还有希望,第一种人只有回忆。

他记得三国演义里的名言:”妻子如衣服”,当然衣服也就等于妻子;他现在新添了皮外套,损失了个把老婆才不放在心上。

我想能这种交易市场入口在哪儿?

苏小姐送到客堂门口,鸿渐下阶,她唤”鸿渐“,鸿渐回来问她什么事,她笑道:”没有什么。”我在这儿望你,你为什么直望前跑,头都不回?哈哈,我真是没道理的女人,要你背后生眼睛–明天早些来。

男人与女人之前的感情就是那么奇怪?装作鸿渐来一场独白。 我生怕回了头,你却会错了意。便直直的走。可你又唤我,我又怕假装听不见,伤了你的新。只要回来装模做样一番。

我今天出去回来都没坐车,这东西是我省下来的车钱买的。当然我有钱买水果,可是省下钱来买,好像那才算得真正是我给你的。

会不会这句情话听的猝不及防。

那种感情,追想起来也可怕,把人扰乱得做事吃饭睡觉都没有心思,一刻都不饶人,简直就是神经病,真要不得!不过,生这种病有它的快乐,有时宁可再生一次病。

单身狗……

我知道她难看,可是因为她是我们的恩人,我不忍细看她。对于丑人,细看是一种残忍。

看到此处,我想上天有好生之德,难怪我2米开外人畜不分。

“……话是空的,人是活的;不是人照着话做,是话跟着人变。假如说了一句话,就至死不变的照做,世界上没有解约、反悔、道歉、离婚许多事了。”“有时一个人,并不想说谎话,说话以后,环境转变,他也不得不改变原来的意向……我有一个印象,我们在社会上一切说话全像戏院子的入场券,一边印着‘过期作废’,可是那一边并不注明什么日期,随我们的便可以提早或延迟。”

客官,小的这记口碎大石值几个钱?